20岁大坂直美能红很久,李娜地位仍难被撼动

图片 1

大坂直美是日本母亲和海地父亲的混血女儿,虽然的确出生在日本大阪,但3岁时就随全家移居美国,全程接受的是美式学校教育与美式训练,就连日语也说不太溜。通过学习,她已经可以听懂日本媒体的提问;但为避免误解,她还是选择用英语回答。

从昔日领跑亚洲到如今深陷困境,中国网球所遇到的问题是多方面的。这其中,职业化程度仍然较低是制约发展的最大瓶颈。由于中国球员目前基本上训练和比赛大都是在国内,与世界顶尖水平脱节的问题十分严重。训练模式陈旧、技战术打法落后,令中国球员即使登上世界赛场也难有惊艳的表现。李娜退役时,不少人都在期待“下一个李娜”的到来,而以如今这样的发展态势来看,连“下一个郑洁”也难以寻觅。对于中国网球来说,需要解决的短板与不足还有很多。

图片 1

不过,事物的发展往往是螺旋上升的;每位球员都有自己独特的路径,每个国家亦如是。李娜退役后陷入落寞的大批球迷,完全可以有所期待——王曦雨打入了美网青少年女单决赛,王欣瑜则已开始全力冲击职业赛场,这对“王炸组合”有望带来中国女网的光明未来。而去年美网,正是吴易昺实现青少年时期完美告别演出之地;本周,他将在上海挑战赛争取卫冕。

与昔日“中国金花”集体绽放一样,日本网球如今也不是一两名球员在“孤独战斗”。男子方面,除了“亚洲一哥”锦织圭之外,世界排名前100位的丹尼尔太郎和杉田佑一如今上升势头强劲,都曾在ATP巡回赛中拿到过冠军,而世界排名100名到200名之间还有4位日本男选手。“亚洲一姐”如今也属于日本球员,那就是刚刚拿到美网冠军的大坂直美,其积分已经是中国第一人张帅的一倍多,此次夺冠后她也将首度跻身TOP10。另外,奈良久留美、日比野菜绪和土居美咲等人也是活跃在世界网坛的日本女球手。

      体坛特约记者伊风报道

记者张奔斗报道

日本网球的崛起并非偶然,而是源于“举国体制”。上世纪90年代,为了激励日本青少年网球选手能够超越该国名将松冈修造世界排名46位的成绩,日本网协和该国大企业联手推出了“45计划”,每年将选拔出的12岁左右的优秀苗子,送往美国著名的尼克网球学校。众所周知,尼克网校以收费昂贵著称,但日本方面却要求学校给所输送的球员最好的训练条件以及最贵的教练团队。该校一年开销在10万美元左右,一名球员从12岁左右培养到参加成年组比赛,至少也需要五六年时间,也就是五六十万美金,而这还不能保证每个送去的孩子都能成才,花销之大也可见日本方面对于该计划的重视。另外,在日本国内,孩子们也不是只有在网球俱乐部才能学习网球,大部分普通学校同样有网球课程,如果在全国青少年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也有机会前往美国深造。

   
  大坂直美从小生活在美国,接受美国先进网球教学体系的熏陶,她偏重力量和速度的打法也和诸多美国选手十分相似。不同于锦织圭受益于“日本网球45计划”只是接受美式教育,大坂直美能够从一种选手中脱颖而出,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混血基因给了她极其强健的身体。在日本,有许多和大坂直美一样的混血选手,他们都是日本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的中坚力量。

最终,从李娜手中接过亚洲大满贯冠军大旗的,是大坂直美这个日本特色并不明显的日本姑娘。而以她20岁的青春妙龄以及作为多项大满贯冠军得主以及未来世界第一的光明前途,她应该还能红很久。至于日本男子网球,目前世界前100位中有三人,200位之内还另有三人。相比而言,中国内地球员中目前排名世界170位之前的只有第168位的张择一人,再往后就已要排在270位之外。

锦织圭是“45计划”最杰出的代表,这也让日本更加坚定了该计划的实施。而此次在美网夺冠的美日混血选手大坂直美,也是因为得到了日本提供的巨大支持,因此在18岁之后选择加入了日本国籍。要知道,大坂直美甚至都不会讲日语。

   
  在网坛,除了大坂直美,还有丹尼尔·太郎也是这样的混血选手,他在今年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还战胜了刚复出不久的德约科维奇。虽然他的成绩不如大坂直美耀眼,但也早已是排名进入百大的选手。在吸收了先进的教学方法、优越的训练条件后,日本网坛在武装层面已经进入了拼基因的阶段。这样的模式也许并不长久,但一定阶段内肯定会给日本网球带来振奋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